您现在的位置:南通市虹桥第二小学 >> 儿童母语情境审美>> 论文随笔>> 正文内容

大山的惦念

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:2017年12月28日 点击数: 字体:

大山的惦念

蔡雪梅

      九月二十八日深夜十点多,我们奔到了常熟南门汽车站。马路上行人稀少,高高的路灯把柠檬黄的光晕投下来,加重了这座小城给人的陌生感。过了一会儿,手机响起来,原来她已经在东面的马路上提前下了车。
        两三年没见面了,相见的时刻竟有些怯怯。车子左拐向北,前面路牙下瘦小的身影应该就是她了。车没停稳,一张灿烂的笑脸已经把心中的那点怯怯暖透了。来到跟前,发现她比过去更瘦、更黑,两只手已经干枯得拎不起重物。但是旅途的疲惫丝毫挡不住相见的欢喜从心里汩汩地流淌出来,她笑得像满树的花枝在风中颤动,让一切人事物景、一切疲惫辛劳都在这一瞬间退得远远的,连同这陌生的城市、陌生的街头。

       我看到了她脚边硕大的红色旅行包和一个水桶样的东西,正想拎,她已经不由分说抓起包和桶往后备箱里塞。看样子,旅行包分量不轻,不下五六十斤,比她的体重也轻不了多少,从江西九江到江苏常熟,这近一千里路她硬是把它们一路拎来了。
       回到家已经半夜。 她高高兴兴打开水桶,眼前竟然是十几条在水里游动的黄鳝!千里迢迢地在弟弟生日前夕奔来,她心心念念的是把山里人觉得珍贵的东西带来啊。重重的旅行包里是一蛇皮袋花生和十几双鞋子,单的、夹的、棉的,考虑周全,老老小小,一个不拉。有的鞋面上还绣着山里的花花草草。鞋底异常结实,鞋线像篆刻在石块上。这么十几双鞋子要做好一阵子呢,每一针每一线的行走都蘸满相见时的喜悦吧。

      当年,母亲早逝的她嫁到了别村,心里依然惦念着弟弟,家里有两个鸡蛋,其中一个必给在县城上学的弟弟留着。三十年前,她亲手为离开大山去江苏上大学的弟弟做了一床棉被,不识字的她还请人在棉被上面用红线绣了四个字“一九八四”。这条棉被今天还在家里留着。
      这回来南通,她是下了很大决心的,她说:以后年纪大了,可能走不动了,就来不了了。我们劝她留在南通,养她终老。她使劲地摇头:家里的棉花还没有收呢,几个孩子没有成婚,心里放不下啊。
      大山里的女人,生命里承载着大山一样沉甸甸的惦念。

[打印文章] [添加收藏]
更多
下一篇:乡村十月[ 12-28 ]